好菇道

【维勇】Omerta 沉默法则 (黑手党设定,第一章上,黑暗预警)

黑手黨相關...碼著看看

确认偏见:

Omerta by Kashouku


原文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8918152


总结:勇利为了还债去做了脱衣舞者,被黑手党维克托绑架到了俄罗斯。


警告:多次详细强迫描写,绑架,人口贩卖,主要角色死亡。


全篇无斯德哥尔摩,每个人都很黑。讲真我翻译个文也不获利,喜欢就看不喜欢求放过好嘛,右上角点叉同时可以屏蔽我,lofter屏蔽功能完善以后我的文再也不会出现在你的时间线上了。




第一章:你已见过屠夫 (上)


本次预警:非自愿oral sex




勇利重重地咽了口唾液,抚平扣子系到一半的白色礼服衬衫。他的脖子上松垮地打着蓝色领带,皮肤和向后梳起的黑色发丝点缀着亮粉。要是有人告诉他,未来镜子里盯着他看的自己会是这副模样,他保准会当场笑出来。浓重到呛人香水涌进他的鼻腔,他厌恶地皱起了鼻子。


 


“Eros,五分钟后你上场。”


 


他稍稍转过头点了点,示意听到了。过去六周他都在做这行,可依旧感觉非常艰难。其实这话也不准确,他感觉更像是按部就班地完成动作,在舞台上彻底放空。女人们大多要更努力地工作,通过和无数客人近距离的私人舞蹈来挣上更多的钱。相比她们勇利幸运多了,男人隔着远远的地方欣赏他,依旧从口袋里大把掏钱。


 


当然了,这只是两害相较取其轻的幸运。


 


去年这个时候,他正在参加大奖赛的路上。当时他的表演还远远称不上最好,可那是他第一次参赛。他知道自己终有一天会不断提升,来年以更强的姿态回归。可惜后来他不得不抛下一切,温泉的经营状况不如人意,有群黑帮的人倒是常来光顾。他们同意保下温泉,可勇利一家要为此背上一大笔债。后来生意有变好,可还远远不够。


 


他用鼻子深吸一口气,最后在镜子里看了眼自己,转身出门走向舞台,之前表演的女舞者手里握着钞票走了下来。他合上眼集中注意力,两天后要还账,今晚客人如云,是赚得所需要的钱的最佳时机。他必须奉上自己最佳的表演。


 


有人叫了他的名字,他熟悉的乐曲奏起。他鼓足勇气掀开帘幕,先看过一圈,才开始自己的动作。摇摆腰臀、舔舐嘴唇,一切尽在不言中。他走到钢管前靠了上去,缓缓地沉下身体,又解开了一颗实际上什么也遮不住的扣子。压过音乐他听到了猫叫声,现在他还没脱掉衣服,场上就已经飘荡着下流的评论。


 


在钢管前刻意多停留一些时间,制造悬念。他的手掌在胸膛上下缓缓移动,一颗颗解开剩下的扣子。他依着钢管摇摆胯骨蹲下去,从宽松的裤子里抽出尾巴,背对观众抛了出去,疯狂的口哨声跟着响起。他甩掉上衣,任它落到地上,双手在赤裸的胸膛上四处游走。


 


有那么一瞬间,他让自己回过神来,突然看到了一抹蓝色。


 


他轻轻吸进一口气,舞蹈动作不自觉地暂停了一下。长着如海般的眼睛和银色的头发,那男人明显是个外国人。他不像其他人那样凑在舞台边,也没有要站起来的意思。他翘起腿,目光炯炯,食指按在唇上。


 


他太美了,不该出现在这种地方。


 


退后一步回到老动作,他将拇指插进裤子边缘,扯掉了松垮的外裤,里面的黑色裤子点缀着圆形亮片异常火辣。得益于滑冰的那段时光,他的双腿线条明晰,露出来的瞬间就会抓住众人的注意。他棕色的眼睛锁定奇怪的外国人,进入到更火热的部分。男人昂贵的西装暗示他腰包相当鼓,招待好他也许能赚更多的钱。


 


利用强健的肌肉他爬上钢管,双腿缠上去,上身向后倾倒,好让观众欣赏他拉伸的躯体。他的腹部不如其他舞者那样肌肉分明,还显得有些柔软,可是他清楚自己这样已经足够了。他一点点地向下滑,眼睛从来都没有离开那个他想要吸引的客人。


 


他一动也不动。


 


勇利内心叹了口气,到达底部用手抓住杆子,腿松开然后轻轻松松地向下压完成了一个劈叉。这个主意效果太惊人。最后旋转了几圈后,伴随他标志性的z-seat乐曲结束。他跪在地上捡起钱,难以控制地抬头再看了眼男人。他还是一本正经地坐在天鹅绒的椅子上。片刻间,勇利还以为他或许是个模特。


 


他把抓不住的钱塞进裤子边缘,站起来快步走下舞台,好腾地方给下一个舞者。回更衣室的路上,一个保安把他扔掉的衣服又还给了他。钞票堆成小小一摊,他数了数——连需要的一半都不到。他不禁骂了一句,把钱塞进抽屉又响亮地摔上抽屉。今晚来的都是一帮吝啬鬼。明天他如果能求到谁让他代替他们上场的话,兴许还能凑到钱数。当然了,他在舞台上还有一轮表演,可那时候已经接近关门时间。观众们要么走光了,要么就是醉醺醺地无心付钱。


 


“嘿,Eros。”


 


勇利看向吾朗,他最喜欢的保安。他是唯一一个看上去不是在敷衍行事而是真正在乎舞者安全的人。“嗯?”


 


吾朗不寻常地皱着眉。“有位先生想要找你。”


 


勇利眨眨眼睛也皱起了眉头。所有人都知道他不接受私人舞蹈的,尤其是吾朗。确实那样赚钱最多,可勇利还不能接受那样做,上舞台已经足够羞耻了。“你知道我从来不做私人舞蹈的,吾朗。”


 


对方的眉头皱得更紧。“我知道,我是说…他上去很坚持,老板也让我们满足那男人在这里的一切需求。”


 


勇利绷紧了后背,这里的主人不是黑帮,也还算得上个朋友。能让他这样要求…那个男人一定是黑手党。


 


勇利重重地吞咽了下,目光落到手掌上,它们正抖个不停。他不能拒绝,他和吾朗都心知肚明。最后他抓住上衣穿了回去,没有系扣子,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向吾朗,视线一直盯住地面,紧张中也许还掺杂了些许恐惧。


 


吾朗看向他的眼神不是怜悯,是没准会更好。他至少跟着走到私人房间前,才返回去履行自己的日常职责。勇利吸进一口气,抬头看到银发男子和之前一样坐着,不过这次是在天鹅绒的沙发上。他的距离可不是一般的近。


 


终于,他动了起来,挥挥手示意站在旁边的两个西装男子离开。连确保客人不会在私人表演里上手的保安都走了,勇利的心不禁狂跳。


 


“Eros…”男人轻声说,声音里明显带着口音。“你要原谅我,我的日语还需要更多练习,你会讲英语吗?”是俄罗斯人,勇利现在认出了他的口音,他过去滑冰的时候常常能听到。


 


他轻微地点点头,回答说:“会。”男人的注视让他想缩起来,可同时那双眼睛也让他想要毫无抵抗地沉溺在那片蓝色之中。


 


男人两手伸开,靠在沙发背上。“有人说你从来不做私人舞蹈,原因是什么?”勇利本能地就在胸前抱起了双手,好像是要遮掩自己。男人笑了。“啊,你很害羞,对你的职业来说可不怎么友好,个人以为你最好能换份工作。”


 


“这份工作不是我自己选的!”这句话脱口而出,比勇利想得还要尖锐,他瞪大眼睛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男人对此只是笑了起来。“当然了…你需要钱对吗?为了生病的家人、支付大学学费,或者是还债…可是私人舞蹈不是会让你挣上更多的钱?”


 


勇利偏过头,胸膛窘迫地泛起了红色。“我不是…反正人们通常也不会点我。”


 


男人好奇地上下打量了他几次,舌头轻轻舔过嘴唇。“告诉我,Eros,你还是个处子吗?”


 


他最本能的反应就是吸气疯狂脸红,他努力控制可依旧如此。或许如此一来,男人就会让他离开,找个更有经验的来。


 


可事实是,他的瞳孔因为欲望而稍稍放大,他又向前凑了点,伸进外套内侧口袋掏出了非常厚的一沓钞票扔到了桌子一端。“Eros,我有很多钱,为我跳舞吧。”


 


他语气中泄露的某种东西表明这不是邀请而是命令。他的血管突突直跳,都能在喉头处感觉到,他的呼吸也变得破碎。他想要移动,身体却僵在原地,完全冻住了。


 


“Eros。”男人语调温柔,眼神却十分尖锐。“过来,这边。”




点击这里

评论

热度(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