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菇道

【维勇】Black Datura (3)

碼住!固定追!

kitabinn:

**双黑道首领paro,双向暗恋+炮友→恋人


   Summary:震惊,针锋相对的两大黑帮首领私底下竟然是……


*忙到发昏的我来更新了,拖了辣么久抱歉抱歉,所以爆了个字数。这章不用链接!高兴!


目录: (1) (2)


==============


浴室内的水声渐渐弱下,磨砂材质的玻璃门被推开,身穿浴袍的青年带着浑身水汽踏上了柔软的羊毛地毯。


他用毛巾仔细地擦拭着湿漉漉的黑发,平日里被发胶通通固定在发顶的刘海此时正温顺地搭在额头上,水珠自他的鬓角滑至下颚,缓缓滴落在地毯上,又或是划过锁骨上几处尚未完全消去的痕迹,滚入大开的领口内。回到自家地盘上的勇利比起在外面来放松了不少,那股属于上位者的凌厉气势被敛起大半,犀利的棕眸也被挡在了厚厚的镜片之后,看起来不过是个再普通不过的邻家男孩。


这位看似与“黑道”一词扯不上任何关系的黑帮首领此时正站在床边,双手扯着挂在脖子上的毛巾两边,苦恼地看着那铺满了整个床铺的不同款式的西装礼服。


操,勇利忍不住要吐出藏在心底已久的那句脏话了。克里斯在昨天的电话中向他提出了共进晚餐的邀请,据说维克托也会出席。仔细回想一下,这恐怕是他和维克托自结怨以来第一次坐到同一张饭桌上。现在距离这顿重要的晚餐还剩下不到两个小时,而勇利还没能从他那一堆的礼服中挑出一件最合适的来。


青年随手拎起其中两件,在镜子前比对了半天。勇利知道自己并不像维克托那般有着标准衣架子一般的好身材,但他还是希望这些昂贵而精致的西装能让自己看起来好一点,或者说,能让他看起来没有现在那么普通。


可是……该死的,勇利暗自嘟囔着,一边无力地把手上的西装扔回床上。事实上他根本分不清这两套西装之间除了颜色以外的任何区别,这简直是一个和分辨组织里那些女孩儿每天涂在唇上的口红色号有什么不一样相同级别的难题。


敲门声有规律地响起三下,一位身穿深色风衣的长发女子在得到勇利的应答之后风风火火地踏着那双将近十厘米的高跟鞋推门走进了房间,看清来人后的青年略带惊讶地喊道:“美奈子老师,你回来了?”


“勇利!我希望你能解释……”


“稍等一下,”黑发青年急匆匆地打断了她,把刚刚放下的两套西装重新拎起,还分别在美奈子眼前晃了晃,“哪套更好?”


“左边……嘿,我可不是来帮你干这个的。”美奈子从勇利手中夺过那两套礼服,眉头紧紧皱起“我听披集说你答应了贾科梅蒂的邀请,为什么?”


下次真该劝劝披集改掉这个什么都报告一通的毛病,勇利抬起手来揉了揉自己的头发。他张了张嘴,试图找到一个合适的理由把这个问题搪塞过去,但还是失败了,他的脑袋里只剩下了一个名字。


“别告诉我是因为维克托。”美奈子紧紧地盯着勇利,几乎瞬间就从他的脸上得到了自己的答案。 


“一部分。”勇利对美奈子一针见血的本领实在是感到无可奈何,他斟酌许久,选择了一个比较恰当的回答。


“一部分?”美奈子半信半疑地看着他。
“好吧,一大部分。”勇利只得老实交代。


她早该想到的,美奈子叹了口气,勇利的世界中有一半都被维克托这个男人给占据了,她已经不是第一次看见勇利因为对方失去冷静,甚至做出像现在这般的冲动决定。他和维克托像是两个斗气的孩子,固执地报复着对方,非要扯平了才肯罢休。然而他们俩都已经在长时间的争斗中忘记了究竟哪一回才是最后一局,于是又再无止境地继续下去。


“你太在意他了,勇利。”美奈子的眼中流露出不赞同的神情,但一向执拗的勇利显然并未把她的话完全放在心上,她不得不再一次劝说道,“那份文件究竟有多重要,我想你比我清楚的多。”


“我知道。”勇利说,“但即使是我不答应克里斯的邀请,他也会想别的办法让我和维克托见面协商的。”


克里斯的最终目的,其实也只是想要在这笔买卖中取得更多的利益。长期以来他都在各大组织之间充当着中间人的角色,不停地来回切换着买家和卖家两种身份,无论是军火还是情报,只要愿意给钱,他总能找到你想要的东西。但其实说到底,克里斯也不过是个有点本事的商人,而商人总是贪得无厌的,他绝不会放过这个让自己大捞一笔的绝佳机会。


“可是万一维克托的目的也是它呢?”


那岂不是更好,勇利想,不仅能把文件拿到手,还能把上次的债连本带利地讨回来,恐怕没有比这一举两得更好的事情了。


“放心吧,美奈子老师,这是场必赢的局。”勇利自信满满地回答道,他知道商人把自己的声誉看得与生命同等重要,克里斯即便是有再大的胆子,他也不敢轻易对已经定下的买卖反悔。为了一个尼基福罗夫家族而赔掉自己的前路这种必亏的交易,克里斯是绝不会做的。迫不及待想要看到维克托吃瘪的勇利兴奋地从衣柜里抽出两条领带,像刚刚那般递到美奈子面前:“哪条更好看?”


美奈子最终还是放弃了她那毫无用处的劝说,她无奈地看了勇利一眼,转而认真地打量起那两条领带来:“Oh,我的天……”她一边喊着,一边从勇利手中扯下它们塞回了柜子里,重新挑选了一条新的在那套西装上比划着,“我想你该上一节怎么搭配西装的课了。”


“嘿,这明明挺好看的不是吗?”勇利不忿地小声嘟囔道,“而且上次已经上过了。”


“那你该再上一次了。”


“No!”




威廉匆匆忙忙地站定在同事的身旁,手忙脚乱地调整着脖子处歪歪扭扭的领结,压低声音问道:“今天来的是谁?”


他的同事实在是看不下去,伸出手把他在慌乱之中不慎夹到了裤腰处的外套一角扯平,随后小幅度地摇了摇垂下的头,以同样的音量警告道:“安静点!”


威廉只得悻悻地闭上了嘴,他刚刚才因为迟到被狠骂了一顿,经理在他屁股上踹的那一脚现在还在隐隐发痛,他可不敢再遭一回。但好奇心却一直驱使着他往紧闭的电梯门瞄去,能被boss分享这条私人通道的客人必定是有着非同小可的身份的,加上这种难得一见的正式排场,威廉不由得对来者的身份更加好奇了。 


电梯到达的提示声打破了走廊的寂静,连同威廉在内的侍者在同时绷紧了神经,不自觉地屏起了呼吸。一位身穿大衣的银发男人踏上走廊,他有着一张极其俊俏的脸,那双冰蓝色的眼眸让威廉不禁想起母亲首饰盒里那根被精心保养过的项链上镶嵌着的托帕石,精致而剔透,足以让爱好首饰的姑娘们爱不释手。带着几名属下缓步穿过几名侍者,向毕恭毕敬为自己引路的经理颔首,举手投足之间流露着优雅的味道,他的脸上虽带着和煦的微笑,蓝眸中的神情却依旧是冷漠而疏离,让人不寒而栗。


威廉认得他,那是大名鼎鼎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光是这个名字便足以让他提心吊胆。但他转念一想,顿时又生出了满心疑惑,威廉分明记得维克托和自家boss是多年的好友,这种表面功夫早已是毫无意义,难不成还有另一位……


事实证明他的猜测确实是正确的,在维克托走到克里斯所安排的包间之前,电梯门恰好再次打开了,威廉那颗刚放下不到一半的心头大石又一次提了起来,在见到来人的面容时他甚至忍不住小声地惊呼出声。


威廉感觉自己的腰被同事用力地掐了一把,疼得龇牙咧嘴的他连忙再次恭敬地垂下自己的脑袋,心里却是一片翻江倒海。


我的天,那是胜生勇利!那张属于亚洲人的脸,标志性的黑发棕眸和不输于维克托的气势,威廉敢用他藏在枕头下的私房钱打包票,自己绝对没有认错人!我的天,他又一次在心底大叫,维克托和胜生勇利共进晚餐?威廉忽然有股见证了历史般的错觉,他恨不得马上给自己的好友们发去这个能令人震惊得掉下巴的消息。


也许是听见了他的那句惊呼,黑发青年充满探究的视线在威廉身上停留了很长一段时间。本已快走到转角处的维克托不知何时停下了自己脚步望向这头,勇利不疾不徐地走过长廊,原本宽敞明亮的走廊被两人的部下堵得水泄不通,空气中逐渐渗出了几分紧张和微妙的感觉。


维克托的神情却是意外地变得柔和了些,他率先朝走到自己面前来的青年伸出了右手,也许是想要缓和这股莫名凝重的气氛:“勇利,好久不见。”


勇利并没有第一时间握上维克托的手,他勾着嘴角侧了侧头,过了好几秒,才同样伸出手来:“好久不见,维克托。”


他故意加重了那几个单词的读音,但显然威廉听不出其中的意思,他只看见维克托往旁边挪开一步,向勇利做出一个“请”的姿势,而黑发青年也没有多作推让,只是礼貌地点了点头便继续往前走去。


嘿等等,他们看起来并没有像传闻中那样针锋相对……威廉这么想着,打算再去偷看点什么,却不料恰恰撞上了维克托向这边投来的冰冷眼神,他的心底顿时咯噔一下,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


他记得自己刚才明明没有得罪维克托啊。莫名其妙被瞪了一眼的威廉小心翼翼地咽了口唾沫,衬衫的背部也被冷汗所浸湿,他等待了许久,没等来把自己处理掉的命令,倒是等来了经理的催促。


“威廉,你的脚他妈是被钉在地上了吗?”


原本紧闭着双眼的威廉猛地抬起头来,他的眼前除了经理的怒容一无所有,脑海里想象的那些自己被拖出去的画面一概没有出现,维克托和勇利的身影早已不见了踪影。


“幸好,幸好。”威廉嘟囔着,飞快地赶上了其他侍者的脚步。


 




不得不说,这顿晚餐从最初开始便弥漫着一股诡异的气息。


克里斯一向对热络气氛得心应手,加上维克托本就是他的好友,而勇利也非常给他面子,时不时也附和一两句,虽然感觉总有些怪异,但在表面上看来,这顿晚餐也称得上是融洽了。


他们的话题从伦敦飘到了西伯利亚,再跑到夏威夷,餐桌上的话题绕着整个世界跑了好几圈,却始终没有落到重点上去。勇利他垂下眸,装作冷静自如地切割着餐盘里的食物,他一直等待着克里斯或者维克托主动开口,但是……勇利装作不经意地抬眸,其他二人正聊得兴致勃勃的,分明都还没有谈正事的意思。


勇利承认自己有些焦躁了,盘子里那块鲜嫩松软的牛肉被他切得不成样子,而他还要保持着表面那副淡定优雅的模样,遵守着那些要命的餐桌礼仪。他再一次往对面看去,银发青年正因为克里斯刚刚提到的一件趣事而笑得眯起了蓝眸。


他可从来没见过维克托这么笑过,即使是在床上也没有过。勇利这么想着,把其中一块勉强还算得上完整的肉送入口中,一番机械地咀嚼过后便将其囫囵吞下。此时的他根本无心品尝这些精心烹制的佳肴,只想马上跨过餐桌,然后用力地摇晃着维克托的肩膀,用接近歇斯底里的音量质问他一个瑞士人连续坐反三次火车这种屁大的事情究竟他妈的是哪里好笑?好笑得让你看都不看我一眼?


去你的,别看他,看着我,你想要的东西可不在他那儿!勇利恨不得抓起维克托的衣领朝他这么大喊道,但事实却是,他并没有这么干。


但是,他也没有继续安安分分地坐下去的打算。


他们用餐的位置空间充裕,但这张长桌算不上很宽,这也就意味着,只要勇利稍稍往前伸出自己的脚,便能轻而易举地碰到坐在他正对面的维克托。


他开始似有若无地用鞋尖轻触维克托的脚踝,而后者很快便发现了他的小动作。维克托往勇利的方向看了一眼,眸底那含着三分疑惑和七分惊讶的眼神彻底地鼓舞了黑发青年。他变本加厉地把脚抬高了些,在对方的小腿处轻巧地划起圈来。


维克托依旧笑眯眯地和克里斯聊着天,但他的注意力早已转移到了别处。勇利知道自己得逞了,他能感受到冰冷的皮革贴上了脚踝处的皮肤,它正不断地往上滑去,把他的裤管勾起又放下。像是有一根在心尖上不断撩拨的羽毛,带来一阵又一阵的痒意。


他们不动声色在那块暗红色的桌布下你来我往,竟多了几分偷情的味道。


对桌下的状况一无所知的克里斯终于在勇利的皮鞋碰上维克托的大腿,而他的裤管也被维克托撩至膝盖之前终于打算把话题移到今天的重点上去,他举起红酒轻抿一口:“说起来,我最近还拿到了一批雷明登870,和上次那批莫斯伯格500不差上下。”克里斯看向黑发青年,“勇利有兴趣吗?”


他在试探自己。勇利听出了对方藏在话里的深意,他慢悠悠地把鞋尖蹭到维克托的大腿上,带着温和的笑摇了摇头:“我最近还是对莫斯伯格500更感兴趣一些,而且你知道的,跟当过兵的人做交易总有点麻烦。”


“这点确实,他们总会在一些奇怪的地方固执不已。”维克托开口附和道,他端起手边的酒杯,朝勇利微微勾起嘴角,“如果是和我交易的话,是绝对不会出现这种状况的哦。”


“我用六倍价钱买勇利手上那批莫斯伯格500,怎么样?”


果然美奈子老师说得没错,维克托的目标也是那份神秘的文件,光是一批军火可不值这个价钱。勇利心里如此想着,表面上却只是挑了挑眉,看起来对这个价格并不满意。


停在维克托腿上的脚尖不知何时开始晃动起来,维克托能清晰地感受到勇利的鞋尖正隔着那层薄薄的西装布料有规律地点在他的大腿肌肉上,他心底那架小鼓和着这个节奏一下又一下地敲打着,把注意力瞬间分去了大半。


“八倍。”


“但是在我看来,和俄罗斯人做生意也很麻烦。”勇利的脚尖忽然停下了,它缓缓地向上移动几寸,在维克托反应过来之前,它分毫不差地踏上了他的重点部位,甚至上下摩擦了几回。


维克托一时不禁闷哼出声,他匆匆抬手以作掩饰,眉头微蹙:“十倍。”


勇利举起酒杯往维克托的方向移去,在几乎要碰到对方的酒杯时猛地转了个弯,回到了他的唇边。他喝下一口暗红色的酒液,上身往前倾去,鞋底的力度也随之加大了些许:“我花四倍的钱买下这批货的原因,你是知道的。”勇利干脆地捅破了两人之间的那层薄纸,他打算要打开天窗说亮话了,“就算加到一百倍,我也不会卖出那份文件的。”


沉默瞬间蔓延到包间的每一个角落里,已经占据了上风的勇利不慌不忙地靠上柔软的椅背,同时却发现了另一件让他略为惊讶的事情。


他挪动着自己的鞋尖,轻轻在银发青年的身下使力,现在的他可以百分百确认,维克托硬了。


勇利往对面看去,那双幽深的蓝眼睛正一动不动地盯着自己,那里面只映出了他的身影,仿佛下一秒,它们的主人便要将他拆吃入腹一般。黑发青年又一次轻柔地碾动起鞋尖,眯了眯棕眸,朝维克托做出了日语的口型。


“变态。”


维克托一言不发,但他的眸色比起刚刚来更深了几分,勇利知道他看懂了。


“既然你们的目标都是一样的,”克里斯打破了寂静,他无法忍受这种沉默了,试图缓解紧绷的氛围,“要不,你们合作?”


这一回的沉默中还掺进了一股尴尬的气息。


“这可真是个不怎么样的提议。”勇利率先开口,他放过了维克托的某个部位,抽出手边的餐巾在嘴角轻按几下,“看来继续谈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很抱歉,我得先离开了。”


“嘿,勇利!”


“对了,下周我会派人来领我的货的。”勇利向克里斯的方向微微颔首,“谢谢你的邀请,非常美味的晚餐。”


在黑发青年带着代表胜利的笑意扬长而去之前,维克托没再说过任何一句话,他静静地看着对面原本属于勇利的空位,眯起了那双闪过危险光芒的冰蓝色眼眸。



评论

热度(1007)